渣啾

【瓶邪】十年後的第一個生日

我摸了摸旁邊,想得到枕邊人的擁抱,不料卻是空無一物,只剩下殘餘的體溫。

我揉了揉剛睡醒的眼睛,拿起手機看時間,凌晨六點,這悶油瓶是跑哪去了,黑古金刀還跟我那筆記放在一起,嗯,還在。

我起身去尋找他的身影,走進廚房一看,那九級生活殘障者居然在煮飯,滿滿一桌都是我愛吃的菜。

似乎是煮好了,他關掉瓦斯爐,將最後一盤菜餚盛裝起來放到桌上,走到我面前並在鼻頭上親了一下,「吳邪,早安。」

「早,那些菜都你煮的啊?」

「嗯,為了你學的。」

我暗笑一聲,這瓶子也會為了我啊。

***

閒適的午後,胖子發來了一封短訊,說等等傍晚要請我這個壽星吃飯,要我不準落跑。我回他一個快四十的人能跑到哪裡去,他又馬上回:說不定你也學到了小哥的技術啊。

我看著閉目養神的悶油瓶,是啊,論落跑誰比得上他呢。隨即我又想起三叔,還有一個呢,我跟潘子也真苦命。

悶油瓶突然張開眼看著我,我也看著他,兩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,那眼眸還是如此的黑又如此的清澈,十年來不變。我被他盯的有點受不了,正好又快到了胖子約的時間,找個理由結束了這尷尬局面。

***

還是找了那十年不變的樓子吃飯,令我驚訝的是不只小花,連黑瞎子都來了,秀秀則因為還有事在身無法抽空過來,心意到就好了。

胖子點了好幾瓶酒,喝得是盡興,差點沒把人家的店搞得一塌糊塗。

道別後,我牽著小哥的手走在路上,他忽然問了一個問題:「那本筆記寫了什麼?」

我愣了一下,隨後才意識到他的問題,隨便回了一下:「你以後就知道了。」

***

在這之後的十年,二十年,甚至是三十年,都會有他的陪伴。

那本筆記,是我們兩個的回憶錄。

「生日快樂。」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