渣啾

御澤-榮純生賀-梅子冰棒

「澤村。」

「嗯?」

「我們出去約會吧~」

......

「平常你不是不出去的嗎?難不成你的腦子被太陽燒壞了?」

「別廢話那麼多啦~走吧~」


五月的東京漸漸變熱了,太陽正熾熱的掛在高空。 「吶,澤村。」

「嗯?」

「我們去吃冰吧。」

「欸欸?!真的嗎?!」

「真的真的,我請客喔。」

「萬歲!」

眼前的少年開心的像隻小狗一樣,一點也不知道眼鏡的打算。


兩人走到一個賣冰的小攤子面前,沒有太多的裝飾,看起來溫馨純樸。

「就吃這吧。」

「不去冰店嗎?」

「不要拉倒。」

「御幸大人我知道了別走啊!」

說完就開始挑冰棒,很多種口味,草莓、紅豆、布丁……

「御幸要什麼呢?」

「梅子就好了吧。」

「好吃嗎?」

「你這什麼蠢問題。」

「哪裡蠢了!」


最後澤村吃草莓,御幸吃梅子的,澤村還時不時偷瞄御幸的梅子冰棒。

「幹嘛?」

「梅子的真的好吃嗎?」

「噗哈哈哈。」

「笑什麼啊!」

「想吃就跟我講嘛。」

「我又沒說...等等...」

御幸的臉逐漸放大,嘴上的冰棒被拿掉,視野被大手遮住,一種鹹鹹冰冰又軟軟的感覺覆在嘴上,感覺不錯。

「怎麼樣,不錯吃吧?」

「是還不錯...可是為什麼軟軟的?」

「那當然是因為,」嘴唇靠近耳邊,「用我的嘴巴餵的啊。」

......

御幸一也愉快的離開,只留下某隻柴犬在原地炸毛。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崩崩又短短的啊~不開心

榮純對不起又欺負你了,誰叫你太受了呢www

最近太熱生出了這個冰棒梗,我也想吃梅子冰棒~

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


评论(4)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