渣啾

御澤-御幸一也夢遊仙境

其實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梗啦~

劇情崩掉有

御幸ooc有

可接受請繼續往下~


御幸一也在森林裡遇見了一隻兔子。

正確來說—是戴著白色兔耳的褐髮男孩,腰上綁著一個大懷錶,嘴裡不停的喊著“要遲到了~”,慌慌張張的從他眼前跑過去。 御幸一也想看清楚他的臉,追了上去。

兔子跑的很快,跑到一個洞面前,跳了進去,御幸一也也毫不猶豫的跳了進去,但他並沒有想過該怎麼落地。

洞很深,剛好掉到一塊軟軟的墊子上,他看到兔子似乎在找什麼東西,趁機抓住了牠,兔子的臉轉過來的時候,他嚇呆了,因為跟澤村長的一模一樣。

“嗚啊啊~你是誰啊?突然抓住我?”

“澤村?”

“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我沒見過你啊?啊勒?仔細一看你不是女王陛下嗎!”

蛤?看他這個反應,不像是裝的,難不成他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嗎?還戴著兔耳朵?總而言之走一步算一步。

“你在找什麼?我幫你吧。”

“不不不不不!怎麼可以讓陛下操勞呢!不過...其實我在找鑰匙...一直找不到...”

御幸心想,澤村不管到哪裡還是澤村,不是有一串鑰匙綁在你的手上嗎!你的眼睛到底有多大啊!冷靜之後才發現,臥槽,我什麼時候穿上連身裙啦!頭上還綁著蝴蝶結是鬧哪樣啊!相較之下,澤村還穿著一件西裝,老子瞬間變受是哪招啊!他最好敢上我啊(喂

澤村發現御幸的異樣,開了口問:怎麼了嗎?

“那個...你的手上...”

“啊啊!我把鑰匙綁在手上!我怎麼會沒發現!真的很謝謝您!”

這種會講敬語的澤村還真不習慣......

“對了,讓我報答你吧!”

“哪?”

“因為你幫我找到鑰匙了,所以要報答才行啊!” 眼前的澤村天真的笑著,根本不知道御幸的邪惡。 “那...我們兩個交換穿衣服,如何?”


(十分鐘後)


“嗯...雖然小了一點,不過還算可以,澤村你那邊怎麼樣?”

“可以啊,只是蝴蝶結和耳朵卡住了。”

“笨蛋村,我來幫你吧。”

“誰是笨蛋了...”

長長的耳朵垂了下來,蝴蝶結在頭上飄逸著,裙擺下露出白皙的雙腿,微紅的臉頰添加了幾分可愛,讓御幸不禁有點的怦然心動。

“對了,你真的不是女王嗎?”

“不是,我叫御幸一也。”

“這樣啊,可是真的很像喔,那麼御幸,謝謝你今天的幫助,我先走了。”

......

“等等!”

“?”

“帶我去你要去的地方吧。”

...............

“欸~~”


一人一兔就這樣走在一起,只是御幸閒來無事就會玩弄一下澤村的耳朵,這讓他感到非常火大。 “啊!!!不要再玩我的耳朵啦!”

有一隻鴿子飛了過來,咬著一封信,是要給澤村的。

“信上面寫什麼?”

“我看看...是說要看信也不要抱得這麼緊啦!”

致所有參加宴會的人: 由於事故,宴會延後舉行,改為晚上七點開始。

“...寫得好簡短呢,那麼笨蛋村,要去哪裡打發時間呢?”

“我不是笨蛋啊混帳!”

“是這樣對待恩人的嗎?”

“唔嗯嗯...那就去倉持前輩那裡喝下午茶好了。” “蛤?倉持?倉持洋一嗎?那傢伙什麼時候有這個習慣了?”

“很少人知道他的真名呢,一般人只知道「瘋帽子」這個名字而已,你跟他很熟嗎?”

“嗯...算認識吧,你先帶我去他那裡吧。”


“倉持前輩,我來找你啦。增子前輩還在睡覺啊。” “他從早上睡到現在了...你身後那傢伙是誰啊?” 御幸一看到倉持的服裝,一直在忍笑,因為他戴著一個大帽子,穿著類似中古世紀伯爵的衣服,正經的服裝跟他太不搭了,忍笑到快得內傷了。

“他叫御幸一也,跟女王長得很像吧。”

“確實有幾分相似,是說他怎麼一直在抖,沒事吧?” 等到倉持這麼說,御幸「咳咳」了兩聲,為自己的失禮掩飾。

“倉持前輩,可以讓我們待在這裡到七點嗎?” “蛤?你的意思是我這裡是打發時間用的嗎?才久沒教訓你都變得大膽了呢~”

“咦?!不是不是!我只是...啊~~” 御幸在心裡為澤村默哀三秒鐘。

澤村就趴在地上看著兩個沒良心的吃著下午茶......


然後就到七點了~

宴會場

”唔~到現在還在痛,如果等一下看到女王,要有禮貌喔。”

“到時候我會看情況的啦。”

“女王駕到~”

接下來的光景,讓御幸一也進入石化狀態,眼前那個被稱做“女王”的那位“女士”,跟他長得一模一樣,身上穿著所謂的女王裝,也就等於他看到自己穿女裝而且還不害臊,高高在上的樣子。

“澤澤澤澤澤...村!那那那...個人是?!”

“就是女王啊。”

“榮純醬~有沒有想我啊~”

就算是跟自己一樣的臉,看到一個陌生人跟長得很像自己戀人的人那麼親近,還是會火大的。

“不要亂碰他。”

“御幸?”

“為什麼?榮純醬可是我的戀人喔。”

轟——— 御幸心中的火山爆發了。

“澤村榮純你這個笨蛋竟然知道劈腿快說是不是倉持教你的!!!”

“誰是笨蛋啊!一路上一直罵我笨蛋笨蛋的,性格有夠惡劣的!女王~幫我處罰他~”

“士兵,把這人給閹了。”

“是。” 一群撲克牌士兵衝往御幸身邊,直接拉下他的褲子。

“等等....啊啊啊啊啊啊~”


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“啊!好痛!御幸你在幹嘛!撞到我的下巴了啦!”

“澤村澤村,你沒有劈腿吧?我也沒被閹掉吧?” “你在講什麼?你說今天是我們的日子,就帶我出來,還說要試試大腿枕,然後就這樣睡著了,做惡夢了嗎?”

御幸緊緊抱住澤村,什麼話都沒有說,只是一直抱著他。

“御幸?”

“太好了...”

“欸?什麼?”

“我需要你,澤村。”

澤村的臉整個紅了起來,說話也變得吞吞吐吐的。 “白痴...突然說什麼...”

啾~

“等等等等等!別突然親上來啊!”

“我跟你講為什麼今天是我們的日子好不好?”

“...為什麼?”

“我的背號是2,你是18,所以是2月18日,懂嗎?” “所以等我成為王牌的時候,就會變成2月1號了嗎?”

“對啊,能讓我還在青道的時候擁有那一天嗎?”

輕輕一笑。

“那當然沒問題啦!”


Fin.


218快樂呦~


评论

热度(1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