渣啾

【瓶邪】十年後的第一個生日

我摸了摸旁邊,想得到枕邊人的擁抱,不料卻是空無一物,只剩下殘餘的體溫。

我揉了揉剛睡醒的眼睛,拿起手機看時間,凌晨六點,這悶油瓶是跑哪去了,黑古金刀還跟我那筆記放在一起,嗯,還在。

我起身去尋找他的身影,走進廚房一看,那九級生活殘障者居然在煮飯,滿滿一桌都是我愛吃的菜。

似乎是煮好了,他關掉瓦斯爐,將最後一盤菜餚盛裝起來放到桌上,走到我面前並在鼻頭上親了一下,「吳邪,早安。」

「早,那些菜都你煮的啊?」

「嗯,為了你學的。」

我暗笑一聲,這瓶子也會為了我啊。

***

閒適的午後,胖子發來了一封短訊,說等等傍晚要請我這個壽星吃飯,要我不準落跑。我回他一個快四十的人能跑到哪裡去,他又馬上回:說不定你也學到了小哥的技術啊。

我看著閉目養神的悶油瓶,是啊,論落跑誰比得上他呢。隨即我又想起三叔,還有一個呢,我跟潘子也真苦命。

悶油瓶突然張開眼看著我,我也看著他,兩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,那眼眸還是如此的黑又如此的清澈,十年來不變。我被他盯的有點受不了,正好又快到了胖子約的時間,找個理由結束了這尷尬局面。

***

還是找了那十年不變的樓子吃飯,令我驚訝的是不只小花,連黑瞎子都來了,秀秀則因為還有事在身無法抽空過來,心意到就好了。

胖子點了好幾瓶酒,喝得是盡興,差點沒把人家的店搞得一塌糊塗。

道別後,我牽著小哥的手走在路上,他忽然問了一個問題:「那本筆記寫了什麼?」

我愣了一下,隨後才意識到他的問題,隨便回了一下:「你以後就知道了。」

***

在這之後的十年,二十年,甚至是三十年,都會有他的陪伴。

那本筆記,是我們兩個的回憶錄。

「生日快樂。」

【御澤】御幸一也與他的喵

※御幸生日賀文


※榮純喵化注意


「哈—啾。」


有點涼意的秋天,流感的好發期。御幸一也也成了受害者之一,額頭有點熱,大概是發燒了吧。


一顆毛茸茸的頭從牆邊露出來,臉上還很驚恐,貓眼都出來了。


「御幸...你怎麼了...?」


「打噴嚏啦,你怎麼一副看到納豆的臉?」


「因為剛剛有可怕大叔打噴嚏的聲音啊!」


「啊啊也是,我也要步入三十了,變大叔啦。」


「步入山死?御幸上山就會死翹翹嗎?!」


「...我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吐嘈你了。」


御幸是在八年前的雨天撿到榮純的,似乎才剛出生,全身濕漉漉的,御幸不忍就帶回家養了。


剛到新家的榮純馬上就從箱子裡跑出來到處亂跑,完全不像被丟棄的樣子,還很撒嬌的溺在御幸身邊,從此成了貓奴的一員。


「御幸生病了嗎…?」


「有點感冒吧,幫我拿一下溫度計。」


「交給我吧!」


榮純蹦蹦跳跳的跑到放有溫度計的櫃子,靈巧的尾巴把較高的抽屜拉開,將溫度計拿了下來。


「給你!」


「謝謝。」好棒的尾巴...


「御幸還好嗎?」


「榮純別擔心喔。」御幸摸摸榮純的頭,耳朵舒服的搖晃著,尾巴也示好的搓著御幸的手,溫馨的畫面。


「對了!生病的人要吃稀飯!」說完便跑去廚房。


「等等啊榮」「喵啊!」


聽到慘叫聲的御幸趕緊跑到廚房,榮純正坐在地上哭泣。御幸將他一把抱起,拍背安撫。


「笨蛋,不會煮飯就別勉強。」


「嗚嗚…對不起...」


「沒事了,我沒在生氣喔。」


過了幾分鐘,御幸發現榮純在他的懷裡睡著了,寵溺的笑了笑。


等等再來收拾吧。


END


【御澤】we

    難得的休假日,應該是要讓戀人過得心滿意足的,晚上再來換自己好好享受。原本是要這樣的......

    御幸一也,職棒的熱門新星,大學剛畢業就受到各個名隊的邀請,又因為一臉池面,沒多久就擁有大批粉絲。

    看似人生勝利組的他,現在正一個人孤孤單單的坐在公園的長椅上,看著戀人跟一群小屁孩(對他來說)玩,拋棄帶他出來玩的自己。

    澤村啊...沒想到你就這麼跑了前輩好傷心啊...

  「大哥哥是一個人嗎?」

    御幸抬起頭,是女孩子。一頭深褐色的頭髮,微翹卻有種慵懶感,白色的無袖連身裙更添加了清純的感覺。

  「大哥哥?」

  「啊…抱歉,我是跟那邊的...嗯...大...哥哥來的。」

  「欸~」小女孩露出了一個狡黠的笑容。

  「那~我來跟你聊天吧~」

  「欸?」

   小女孩逕自坐了下來,還用一種不可否決的表情看著他。

  「我認識喔,你們兩位。」

  「欸?」

  「明明在球場上看起來那麼有餘裕,其實是個只會一直『欸』的人呢,御幸一也。」

  「小孩子…會看球賽嗎?」

  「一開始是爸爸講的,說你們兩個從高中就開始搭檔了,不知不覺就產生興趣了呢ˇ」

  「在接受訪問的時候,雖然榮純哥哥一副很討厭御幸哥哥的樣子,但到了球場上,他最信任的人,是御幸哥哥喔ˇ」

    御幸有點傻了,他沒想到,一個孩子會觀察到這麼多,只能靜靜的聽她說。

    聊了很久,澤村似乎是發現了,跟其他孩子們道別後就用一種詫異的眼神走了過來。

   「喂御幸!你怎麼可以誘拐小孩呢!還是個女孩子!」

   「蛤?這樣就算誘拐那我對你做的事算什麼啊?」

  「混帳別在外面講啊!!」

   女孩看著兩人拌嘴,笑了出來。該走了。

   女孩突然拉下御幸,在他耳邊說道:「別讓他跑囉。」

  「我先走囉,拜拜~」

   女孩就這麼離開了,御幸在心裡回答:那是當然的。

  「我們也回家吧,我做飯喔。」

  「喔喔~我要吃御幸特製炒飯!」

  「那就要看你晚上的表現啦~」

  「!」


Fin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給自己的生賀文!

原本想寫更多的,但真正要寫腦子一片空白啊!

小女孩的身分其實有個隱藏設定,不知道看不看得出來?

這篇的御澤大概是30出頭吧,不然有些地方會很奇怪。

這個暑假過後就變國三了,以後不知道會不會封lof一年,我好痛苦QWQ

更可怕的是明年會考在榮純生日啊啊啊!!!(崩潰

嗯,不知道有沒有人看到這裡,總之謝謝你聽我講這些廢話OWO


【瓶邪】風,草地,你

    假日的觀光區總是人聲鼎沸,一家一家的。張起靈躺在草地上,望著那清澈的藍天,感受著那徐徐的微風。眼前忽然一黑,那是一雙,能讓他感到幸福的雙手。

    「猜猜我是誰~?」

    手的主人發出好聽的嗓音,俏皮的語氣更觸動了張起靈那冰冷的心。他一個使力就將那人跟他一起躺下,才能看到那與年紀不符的臉龐。

    突如其來的動作讓他從驚嚇的表情,隨即又變為開心爽朗的笑容,心裡想著,就只會對我做這種事啊。

    「想嚇你都嚇不成呢。」

    「因為你是吳邪啊。」

    「什麼跟什麼啊。」

     這樣平常的對話,在不久前,吳邪還覺得奢侈呢。


    八月十七日,張起靈將會從青銅門出來。

    吳邪一開始還以為接不到呢,抱著僥倖的心情前往長白山,看到真人時,內心就整個崩潰了。

    雙眸淡然如水。哈哈頭髮那麼長好像毛怪。吳邪只能用開玩笑的語氣,以掩飾住哽咽的聲音。眼淚還是出賣了他,最後任由本能哭成一張大花臉。你知不知道老子等的有多苦啊! 張起靈沒有說話,上前抱住吳邪,在他的肩頭磨蹭。雖然很微小,但他還是聽到了。


  「帶我回家。」


「那時候還以為你要死了,嚇了我一身冷汗。」 「不會那麼輕易就死的。」

「也是呢。」

微風再度吹來,吳邪閉上眼,露出一抹不自覺的微笑。

這一切張起靈都看在眼裡,輕輕的在吳邪的唇落下一吻,蜻蜓點水。

吳邪的臉漸漸發紅,但沒有炸毛,只是小聲的講了一句:「他娘的有人啊......」 張起靈笑了,只有待在吳邪身邊,他才會露出真誠的笑容。

吳邪拍了拍臉頰,臉上的紅霞已消。他伸出手,對著張起靈說—


「我們回家。」


Fin.


御澤-榮純生賀-梅子冰棒

「澤村。」

「嗯?」

「我們出去約會吧~」

......

「平常你不是不出去的嗎?難不成你的腦子被太陽燒壞了?」

「別廢話那麼多啦~走吧~」


五月的東京漸漸變熱了,太陽正熾熱的掛在高空。 「吶,澤村。」

「嗯?」

「我們去吃冰吧。」

「欸欸?!真的嗎?!」

「真的真的,我請客喔。」

「萬歲!」

眼前的少年開心的像隻小狗一樣,一點也不知道眼鏡的打算。


兩人走到一個賣冰的小攤子面前,沒有太多的裝飾,看起來溫馨純樸。

「就吃這吧。」

「不去冰店嗎?」

「不要拉倒。」

「御幸大人我知道了別走啊!」

說完就開始挑冰棒,很多種口味,草莓、紅豆、布丁……

「御幸要什麼呢?」

「梅子就好了吧。」

「好吃嗎?」

「你這什麼蠢問題。」

「哪裡蠢了!」


最後澤村吃草莓,御幸吃梅子的,澤村還時不時偷瞄御幸的梅子冰棒。

「幹嘛?」

「梅子的真的好吃嗎?」

「噗哈哈哈。」

「笑什麼啊!」

「想吃就跟我講嘛。」

「我又沒說...等等...」

御幸的臉逐漸放大,嘴上的冰棒被拿掉,視野被大手遮住,一種鹹鹹冰冰又軟軟的感覺覆在嘴上,感覺不錯。

「怎麼樣,不錯吃吧?」

「是還不錯...可是為什麼軟軟的?」

「那當然是因為,」嘴唇靠近耳邊,「用我的嘴巴餵的啊。」

......

御幸一也愉快的離開,只留下某隻柴犬在原地炸毛。


END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崩崩又短短的啊~不開心

榮純對不起又欺負你了,誰叫你太受了呢www

最近太熱生出了這個冰棒梗,我也想吃梅子冰棒~

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


御澤-御幸一也夢遊仙境

其實就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梗啦~

劇情崩掉有

御幸ooc有

可接受請繼續往下~


御幸一也在森林裡遇見了一隻兔子。

正確來說—是戴著白色兔耳的褐髮男孩,腰上綁著一個大懷錶,嘴裡不停的喊著“要遲到了~”,慌慌張張的從他眼前跑過去。 御幸一也想看清楚他的臉,追了上去。

兔子跑的很快,跑到一個洞面前,跳了進去,御幸一也也毫不猶豫的跳了進去,但他並沒有想過該怎麼落地。

洞很深,剛好掉到一塊軟軟的墊子上,他看到兔子似乎在找什麼東西,趁機抓住了牠,兔子的臉轉過來的時候,他嚇呆了,因為跟澤村長的一模一樣。

“嗚啊啊~你是誰啊?突然抓住我?”

“澤村?”

“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?我沒見過你啊?啊勒?仔細一看你不是女王陛下嗎!”

蛤?看他這個反應,不像是裝的,難不成他是被什麼東西附身了嗎?還戴著兔耳朵?總而言之走一步算一步。

“你在找什麼?我幫你吧。”

“不不不不不!怎麼可以讓陛下操勞呢!不過...其實我在找鑰匙...一直找不到...”

御幸心想,澤村不管到哪裡還是澤村,不是有一串鑰匙綁在你的手上嗎!你的眼睛到底有多大啊!冷靜之後才發現,臥槽,我什麼時候穿上連身裙啦!頭上還綁著蝴蝶結是鬧哪樣啊!相較之下,澤村還穿著一件西裝,老子瞬間變受是哪招啊!他最好敢上我啊(喂

澤村發現御幸的異樣,開了口問:怎麼了嗎?

“那個...你的手上...”

“啊啊!我把鑰匙綁在手上!我怎麼會沒發現!真的很謝謝您!”

這種會講敬語的澤村還真不習慣......

“對了,讓我報答你吧!”

“哪?”

“因為你幫我找到鑰匙了,所以要報答才行啊!” 眼前的澤村天真的笑著,根本不知道御幸的邪惡。 “那...我們兩個交換穿衣服,如何?”


(十分鐘後)


“嗯...雖然小了一點,不過還算可以,澤村你那邊怎麼樣?”

“可以啊,只是蝴蝶結和耳朵卡住了。”

“笨蛋村,我來幫你吧。”

“誰是笨蛋了...”

長長的耳朵垂了下來,蝴蝶結在頭上飄逸著,裙擺下露出白皙的雙腿,微紅的臉頰添加了幾分可愛,讓御幸不禁有點的怦然心動。

“對了,你真的不是女王嗎?”

“不是,我叫御幸一也。”

“這樣啊,可是真的很像喔,那麼御幸,謝謝你今天的幫助,我先走了。”

......

“等等!”

“?”

“帶我去你要去的地方吧。”

...............

“欸~~”


一人一兔就這樣走在一起,只是御幸閒來無事就會玩弄一下澤村的耳朵,這讓他感到非常火大。 “啊!!!不要再玩我的耳朵啦!”

有一隻鴿子飛了過來,咬著一封信,是要給澤村的。

“信上面寫什麼?”

“我看看...是說要看信也不要抱得這麼緊啦!”

致所有參加宴會的人: 由於事故,宴會延後舉行,改為晚上七點開始。

“...寫得好簡短呢,那麼笨蛋村,要去哪裡打發時間呢?”

“我不是笨蛋啊混帳!”

“是這樣對待恩人的嗎?”

“唔嗯嗯...那就去倉持前輩那裡喝下午茶好了。” “蛤?倉持?倉持洋一嗎?那傢伙什麼時候有這個習慣了?”

“很少人知道他的真名呢,一般人只知道「瘋帽子」這個名字而已,你跟他很熟嗎?”

“嗯...算認識吧,你先帶我去他那裡吧。”


“倉持前輩,我來找你啦。增子前輩還在睡覺啊。” “他從早上睡到現在了...你身後那傢伙是誰啊?” 御幸一看到倉持的服裝,一直在忍笑,因為他戴著一個大帽子,穿著類似中古世紀伯爵的衣服,正經的服裝跟他太不搭了,忍笑到快得內傷了。

“他叫御幸一也,跟女王長得很像吧。”

“確實有幾分相似,是說他怎麼一直在抖,沒事吧?” 等到倉持這麼說,御幸「咳咳」了兩聲,為自己的失禮掩飾。

“倉持前輩,可以讓我們待在這裡到七點嗎?” “蛤?你的意思是我這裡是打發時間用的嗎?才久沒教訓你都變得大膽了呢~”

“咦?!不是不是!我只是...啊~~” 御幸在心裡為澤村默哀三秒鐘。

澤村就趴在地上看著兩個沒良心的吃著下午茶......


然後就到七點了~

宴會場

”唔~到現在還在痛,如果等一下看到女王,要有禮貌喔。”

“到時候我會看情況的啦。”

“女王駕到~”

接下來的光景,讓御幸一也進入石化狀態,眼前那個被稱做“女王”的那位“女士”,跟他長得一模一樣,身上穿著所謂的女王裝,也就等於他看到自己穿女裝而且還不害臊,高高在上的樣子。

“澤澤澤澤澤...村!那那那...個人是?!”

“就是女王啊。”

“榮純醬~有沒有想我啊~”

就算是跟自己一樣的臉,看到一個陌生人跟長得很像自己戀人的人那麼親近,還是會火大的。

“不要亂碰他。”

“御幸?”

“為什麼?榮純醬可是我的戀人喔。”

轟——— 御幸心中的火山爆發了。

“澤村榮純你這個笨蛋竟然知道劈腿快說是不是倉持教你的!!!”

“誰是笨蛋啊!一路上一直罵我笨蛋笨蛋的,性格有夠惡劣的!女王~幫我處罰他~”

“士兵,把這人給閹了。”

“是。” 一群撲克牌士兵衝往御幸身邊,直接拉下他的褲子。

“等等....啊啊啊啊啊啊~”


“啊啊啊啊啊啊!”

“啊!好痛!御幸你在幹嘛!撞到我的下巴了啦!”

“澤村澤村,你沒有劈腿吧?我也沒被閹掉吧?” “你在講什麼?你說今天是我們的日子,就帶我出來,還說要試試大腿枕,然後就這樣睡著了,做惡夢了嗎?”

御幸緊緊抱住澤村,什麼話都沒有說,只是一直抱著他。

“御幸?”

“太好了...”

“欸?什麼?”

“我需要你,澤村。”

澤村的臉整個紅了起來,說話也變得吞吞吐吐的。 “白痴...突然說什麼...”

啾~

“等等等等等!別突然親上來啊!”

“我跟你講為什麼今天是我們的日子好不好?”

“...為什麼?”

“我的背號是2,你是18,所以是2月18日,懂嗎?” “所以等我成為王牌的時候,就會變成2月1號了嗎?”

“對啊,能讓我還在青道的時候擁有那一天嗎?”

輕輕一笑。

“那當然沒問題啦!”


Fin.


218快樂呦~


御澤-小雞(段)

散步中。

“御幸你看你看!樹下有小雞欸!”

“喔,真的。”

“我們來養牠吧,要叫什麼好呢~”

“跟你長得蠻像的,還是一隻小雞,就叫榮啾吧。”

“等等御幸一也你前面那句話是什麼意思!!!”


小雞表示:以後會被這兩個主人狂閃了......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因為最近在萌盜筆+不知為何被同學取了一個有“啾”的綽號→這篇就生出來了wwww


御澤-歡迎回來

提前的聖誕賀文
原來想寫虐的,但還是甜的(以後去日本請教寺寺的虐人技巧)
御澤同居中
御幸當醫生中,澤村依然在球隊
請食用開心


一年了。
吶,御幸。
你會回來嗎?
好想你。
好想你。
好想你。



12月25日-am8:00
澤村看著旁邊空無一人的床位,迷迷糊糊的爬了起來。
沒有聞到飯菜香,那個人還是沒有回來。
想到這裡,澤村忍不住哭了出來。
明明決定不哭了。
明明決定要改掉這個習慣。



am9:00
澤村坐在椅子上,吃著早餐,打開電視機,看看有沒有那個人的消息。
時間也差不多該出門了。
今天會回來嗎?



am9:30
澤村家離訓練地點很近,30分鐘就到了。
“澤村~聖誕快樂~監督特別允許我們提早結束訓練喔~如何,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去喝一杯慶祝一下?”球隊裡的外野手向澤村搭話。
“謝謝,不過我想直接回家。”
“今天還是要等‘他’嗎?”
“嗯...”
“你也真幸苦,都守身如玉的等一年了,要是我早就放棄了。”
“他...一定會回來的...一定會...”
“那就先這樣啦,要是改變心意隨時歡迎喔。”
“嗯,謝謝。”
兩人分開後,便各自訓練去了。
御幸一定會回來的,一定會。
澤村在心裡不停的講著這句話。
但一年前的事情讓他害怕了。

一年前
御幸突然在醫院昏倒了,聽到這件消息時,澤村人在比賽,他不顧一切的衝去醫院。
“御幸!”
映入澤村眼簾的是,躺在床上,正在吊點滴的御幸。
“澤村,你來啦。”
御幸的聲音很虛弱,讓澤村不禁紅了眼眶。
“笨蛋…自己的身體不顧好…”
“抱歉…”
“不要講話…”
“我病了,澤村。”
澤村的腦子沒辦法吸收這句話,只能呆呆的坐在椅子上。
“別擔心,只要出國接受治療,就可以康復了,你能等我嗎?”



今天是聖誕節,能賜予我魔法嗎?
pm3:00
澤村因為沒辦法認真練習,跟監督說了一聲就回家了。
澤村躺在床上,想著御幸如果沒回來要吃什麼,思念的情緒再度湧上來,哭著哭著就睡著了。



pm5:00
“我回來囉~”
沒人嗎?
“榮純~”
還沒回來?
看到躺在床上的澤村,“噗哧”的笑了出來,便在額頭上親了一下。
“辛苦你了。”



pm6:00
澤村醒來的時候,聞到了一陣陣的飯菜香,是誰?
看到桌上的東西,澤村不禁嚇了一跳。
巨無霸的四層巧克力蛋糕,上面還寫著“聖誕快樂”。
“醒來了啊。”
聽到熟悉的聲音,抬頭往上一看,朝思暮想的那個人就在眼前。
“我回來了。”
澤村直接撲到御幸身上,不停的喊著“御幸”。
“這麼想我啊。”
“想死你了。”
“那可不可以給我聖誕禮物?”
澤村把御幸的頭拉下來,給他的唇一個香吻。
“歡迎回來!”


Fin.

御澤-日常4

清晨。

“唔...唔姆...”

“醒了啊?”

“御幸...”

“燒退了?”

“...你怎麼知道?”

“因為你不喊我的名字啦。”

......

蛤?

“什麼意思?”

“唉呀~榮純忘了啊~昨天你可是一直“一也~”的喊呢~”

“騙人。”

秒答。

“你也不需要這麼講吧,就算是我也會傷心的。”

“吃飯。”

說完澤村就要爬起來,御幸將他拉過來,緊緊抱在懷裡。

“御...”

御幸將他轉過來強吻他,一時之間讓澤村反應不過來。

“唔...”

長時間的吻,分開的時候牽出銀絲,御幸便將銀絲舔進嘴裡。

“讓我傷心的補償。”

......

“混蛋...”

END

御澤-日常3

“粥煮好囉。”

“啊~”

“怎麼?要我餵你啊?”

澤村用力的點頭,御幸的心也融化了。

“小心燙喔。”

“唔姆...唔...好吃!”

“我最最最~喜歡一也了。”

揮棒落空,三振出局。

“我也最~愛榮純了!!”

“一也粥...”

“榮純~~”

“粥~~”